首页 机构新闻
益路青年:兰廷双“十年公益”
发布日期:2020-04-11 14:47:31

分享:

0

DSC_0226_mix01.jpg

(兰廷双与求助家庭在沟通救助方案/图宋宛鸿)

在吉林省内有一个1997年出生的小伙子,他坚持“益路”十年之久并向社会陆续捐赠40万元用于公益事业,其带领自己的组织帮助困境地区的弱势群体每年筹的善款不低于100万元。他已经记不清十年来做了多少事,仅看电脑网盘2019的文件夹,就不低于90个活动,照片不少于10000张,视频不少于400个。其中一句用小爱,做大事的短视频为200个,他就是益路公益的创始人兰廷双。2010年兰廷双因个人原因选择休学,来到长春打拼。他先后在快递行业、餐饮行业、广告印刷行业工作。期间由于他没有吸烟、喝酒、打游戏的爱好,每个月的工资基本是存起来,因年龄较小没有身份证件无法办理银行卡,他会把工资藏在员工宿舍的床垫下面。每天下班他都会把单位看完的报纸拿回来一份,认真阅读。而正是因为一天报纸的一篇社会求助,让兰廷双与公益有了联系,并改变了后来的人生方向。

兰廷双的工作非常忙碌,2019年12月我添加他的微信后,一直断断续续的回复稿件中所涉及的问题。本计划好,2020年1月26日相约线下视频采访。受新冠状病毒影响,兰廷双又再次进入了新的志愿服务工作中。为了不打扰他的工作,以下的内容依旧是通过微信采访形式进行,稿件直至2020年2月11日截稿。

 

问:2010年的那次人生第一笔捐助,你的内心是什么样的?

兰廷双:那是我人生第一桶金,也是第一次捐助困境者。因为我那个时候住在宿舍,吃在单位,不花什么钱。对我来说,当时内心没什么想法。而后来,患病的家人发来短信感谢我的时候。我的心里是非常激动。

问:如果,那条短信没有发给你,你会继续后来的善举吗?

兰廷双:会的,我选择休学的时候,我的初中班主任就告诉我,可以学习不好,但是不能做坏人,一定要做好人。我离开学校的时候,我也告诉过她,未来我有能力了一定会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先从帮助她的教育梦开始。

问:后来,李素怀老师的教育梦,你真的帮助她了么?

兰廷双:不到两年,我和李老师就实现了她对乡村教育的初步设想。在全市史无前例的情况下,我把长春师范大学54名大学生邀请到了我的母校,为我的学弟学妹们进行了母校建校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大学生活分享互动成长分享会。

问:那个时候,你多大?

兰廷双:16岁。

问:我在政府公开的信息中发现,你在17岁就获得了长春市委宣传部颁发的长春好人证书,你拿到证书的那一刹那是什么感觉?

兰廷双:做的时候没想过这些,得到了自然开心,当时我好像是第一届,主管领导第一个推的就是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大家用房产证证明了自己是长春人,我用证书证明了我是长春人,也确实给了我很大的动力。

问:你是什么时候决定,专职做这件事的?你多大?一开始要自己拿出多少钱?

兰廷双:在2018年的1月1日,我决定的。21岁,当时按照行业管理规定,想要注册合法机构要有运行资金,也叫注册资金,我拿了三十万。

问:这三十万是你自己的?还是大家的?有了这个钱做事是不是就容易很多了?

兰廷双:那个时候,有借的,有给的。后来都还回去了,包括给的。注册后一开始觉得,这三十万最起码要用两三年吧,后来用了一年多就没了。

问:那这笔钱,都要使用在哪里?没了以后怎么办?

兰廷双:管理成本、活动支出是主要的,在没了之前我们就启动了多种预设方案,最起码要保证受助群体的资金充足。

问:能细说说,管理成本和活动支出都是哪些吗?

兰廷双:管理成本包括专职人员工资、财务代理、法务风险、各种网络公司采购的服务。活动支出就用笨办法算吧,一个公益项目从开始到结束,它需要的费用不少于两万,我们2019年做了11个不少于两万的公益项目。

问:你觉得合法注册后对你和你的益路善行者们来说,有哪些影响?

兰廷双:我们善行者过去向身边的人介绍益路的时候,都是备受质疑的,有说钱都进我们兜里了,有说大家都是傻蛋,出风头的只有兰廷双一个人。现在注册后,和各级政府协同参与社会治理了,这种声音反而没了。

最大的积极影响是我们的力量大了,可以真正的解决社会问题了,而不是缓解社会问题。同时,有了很多法律条文的管控,从近处看是影响了一些发展,从长远看是帮助我们更合规的去做事了。

   问:看你朋友圈,有一位离世益路人的孩子你一直在照顾?

           兰廷双:对,不仅仅是我,我只是带了个头。后来有很多益路的善行者都参与了帮助,2014年10月1日9:21分,吴香鹏离开了。他是吉林省长春市德惠人,生前从事瓦匠,每年参与困境地区的捐赠金额不低于8000元。

那个时候我17岁,他在ICU写了纸条给他的家人,说联系我。我去了以后,他说自己好像不行了,替他照顾好孩子,我说行放心吧。后来他病逝后,我们就开始履行承诺,从生活资金等方面定期三四个月提供一次支持。寒暑假就接到长春来。

        问:吴香鹏的爱人去了哪里?

           兰廷双:我带领大家去履行承诺就行了,至于他们家里的事情,我现在不想说,也不应该说,总之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难处。不管是吴香鹏还是其他人,只要是善行道路上有困难的人,我都会帮助的,尽我所能,我和吴香鹏也没见几次。

        问:你觉得益路这样的组织,和公司管理有区别么?

           兰廷双:区别很大,我们的行业很特殊,不管是从法律上还是行业规定上,都有极特殊的一面。

   问:现在你在各地注册的机构包括北京即将注册的基金会你都是法人兼任理事长?

          兰廷双:对,我都是法人。

          问:压力大么,需要自己管理这么多地区。

           兰廷双:之前没什么压力,后来设立了法务部、项目风险评估部,才发现,我们做的很多事情还没有想的更透彻,然后你就需要慢慢改善,这过程压力很大。需要与你一起工作的同事在思想和行为改变,与你一起在一线的志愿者也是一样的。

   问:他们理解么?

          兰廷双:这种事情我不能要求大家去理解,因为我们的初心是希望受助群体得到更多的帮助,改善也是为了更好的服务,周全的符合法律规范的去帮助他们。这个时候,一线的个别志愿者和同事,由于对行业的不清晰,很难去理解。或者在服务中临时改变了计划,大家在其中受了委屈,会把脾气发给我甚至误解我。我能去一个个解释么?我不能。

   问:那你这些压力上,从哪儿消化掉?

           兰廷双:想想初心吧,看到改善后的项目最直接受益的就是受助群体,其他的也就在夜里慢慢一次次的消化了。

   问:十年来,你帮助的人都怎么样了?

           兰廷双:有的结婚生孩子了,有的已经离开了,不太去关注他们被帮助以后脱离困境的情况,反而她们会时不时的参与我们的一些捐赠中来。

   问:你现在疫情防控一线?多久了?不担心么?

           兰廷双:对,2020年1月21支教结束后,就开始加入了。也担心,但是看到我们办公室楼上楼下的基层人员都在为疫情防控忙碌,我也没怎么想。

   问:这次疫情会对你或者益路这个机构有影响么?

          兰廷双:一些发展规划要改变,其他的就是跟随社会需求,发挥我们的价值。

记者笔评:

兰廷双与益路的善行者在公益之路的十年,遇到了很多困难甚至误解和被拆台。这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影响。这个社会的大众对一个好人的标准,是要符合大众的满意和舒服。而对于他来讲十年青春赋予公益,就是最好的好人见证。十年里,新华社、人民网、央视新闻等地方新闻的报道中,我们找到了几个兰廷双16岁左右的善举。

  一次次的善行中,兰廷双都慢慢的不再去联系恢复生活后的那些曾经被他帮助的人。用他的话说就是不需要被人记住和感谢,只要他们能在未来善良的对待自己和身边的人就行了,希望这份善良可以一直传递下去,也希望更多的人从相信他和他的组织开始,再去理解那些善行道路上的事。


  • 1.5万人
    困境儿童
  • 0.3万人
    空巢老人
  • 451人
    行善者
  • 78人
    志愿者
  • 5人
    社工
  • 11人
    信大使
  • 78座
    益路
  • 345所
    受益学校